出口退税新政为稳增长加码
2015-03-24 09:53:52   来源:国际商报   评论:0 点击:

        地方财政出口退税负担过重的问题业界呼吁已久,但一直苦于出路难寻。根据国务院发布的最新通知,自今年1月1日起,出口退税全部由中央财政负担,地方2014年原负担的出口退税基数,定额上解中央。这一政策对于地方政府,尤其是外贸大省来说是重大利好。

        时隔多年,出口退税负担机制再次调整。

        国务院日前印发的《完善出口退税负担机制有关问题的通知》明确指出:从今年1月1日开始,出口退税全部由中央财政负担,地方2014年原负担的出口退税基数,定额上解中央。“对于地方政府,尤其是外贸大省来说是重大利好。”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说。

        在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白明看来,政策瞄准了四个维度:首先,维护出口退税既有格局;其次,最大程度减轻地方财税负担;再次,提高企业尤其是外贸大省出口企业的积极性;最后,政策从全局出发,让全国出口退税体制形成一盘棋。

        记者注意到,如叠加出口退税实行分类管理、启运港退免税政策、下放出口退(免)税审批权等政策,地方和企业所享的政策红包不少。“不断完善的出口退税负担机制,让地方和企业吃上了‘定心丸’,更为完成今年外贸6.1%的增速目标系上了安全带。”周世俭说。

        “肥水总流他省田”

        我国从1985年开始实施出口退税政策,由于这一政策涉及中央和地方政府间财政收支划分,近10年来,国家逐步调整在出口退税上中央与地方的分担比例。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研究员施文泼告诉记者,从2004年起以2003年出口退税实退指标为基数,对超基数部分的应退税额,由中央与地方按75:25的比例分别负担。从2005年开始,超基数的出口退税,中央与地方负担比例调整为92.5∶7.5。

        7.5%的负担比例看似不重,但在地方出口总额不断飙升、国内相应政策不配套的大背景下,直接造成了不同地方在增值税收入和承担出口退税之间权利与义务不对等,“形象点说,就是‘肥水总流他省田’。这一现象在我国外贸出口大省尤为严重。”白明说。“这也是我国外贸大省一直建言完善出口退税负担机制的原因所在。”周世俭表示。

        白明举例称,比如一块零部件在山西、湖北生产,在湖南组装,通过上海港出口的手表,按照征税流程,手表零部件生产和组装企业需向山西、湖北、湖南缴纳增值税。如果此笔出口退税已属上海出口退税超基数部分,那么除了中央负担超基数出口退税中的92.5%外,上海则需承担出口退税中的7.5%。此时,山西、湖北、湖南将增值税收入囊中,上海反而在没有增值税入账的情况下承担了全部的出口退税。“而且出口基数越大、增长越快的省份财政收入不见增多,出口退税的负担却越来越重。由此产生了部分省市拖欠企业退税,上半年地方退税额度用完、下半年很多企业无法按期足额领到退税等现象。”白明的表述更为直接。

        对于部分外贸企业来说,退税就是利润,能否及时、足额退税,事关企业的生死。“这还仅仅是企业层面的影响。”分析人士直言,由于不同地方在增值税收入和承担出口退税之间权利与义务不对等现象普遍存在,若处理不当,很可能滋生新的地方保护主义,阻碍资源的合理配置和商品的自由流动。在稳定外贸增长的大背景下,不对等现象抑制了外贸大省出口企业的积极性,难以推进沿海与内地的分工协作、共同发展。

        地方松绑企业受益

        地方财政出口退税负担过重问题业界呼吁已久,但一直苦于出路难寻。

        2012年、2013年、2014年连续三年外贸增速未达预期目标的现实让完善出口退税体制成为外贸稳增长的首要课题。

        根据国务院发布的《通知》,自今年1月1日起,出口退税全部由中央财政负担,地方2014年原负担的出口退税基数,定额上解中央。

        施文泼告诉记者,所谓“定额上解中央”,就是此前由地方财政负担部分将成为上限,原来地方财政定额负担的部分还由地方财政承担,不再追加地方财政出口退税负担,新增加的出口退税全部由中央财政负担。“通俗点说,地方还要承担部分出口退税。”施文泼表示。

        例如,某市2014年出口退税总额为150亿元,其中基数部分为50亿元,超基数部分为100亿元;2015年出口退税总额为160亿元,其中基数部分为50亿元,超基数部分为110亿元,如果按照92.5∶7.5的比例推算,2014年该市应负担的出口退税总额为57.5亿元(50+100×7.5%),2015年该市应负担58.25亿元(50+110×7.5)。也就是说,2015年该市比2014年多负担0.75亿元的出口退税。新政实施后,该市2015年负担的出口退税与2014年相同,也就是57.5亿元,0.75亿元退税增量由中央财政负担。

        对此,商务部研究院副院长邢厚媛,商务部研究院对外贸易研究所所长李健、白明和施文泼、周世俭一致认为,新政的出台显示了国家稳定外贸出口的决心,减轻地方财税负担,尤其是外贸大省的负担,提高外贸大省出口企业的积极性。“当外贸企业不再为难以及时、足额拿到退税而烦恼,基本问题得以解决后,他们才有了转型、创新、升级的底气。”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说,“形象点说,一个人吃饱了后才开始想着如何吃好。”

相关热词搜索:新政 出口退税

上一篇:国务院三月内四谈促外贸发展 将再取消通关审批事项
下一篇:汇丰中国3月制造业PMI初值49.2 创11个月新低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

地址:淄博市新时代商务广场 邮政编码:255000

电话总机:0533-8222888 传真:0533-8222888,0533-8222888 会员服务邮箱:1043779186@qq.com 会员服务热线: 0533-8222888,网络服务部:0533-8222888